首页 >  人文 >  陈年往事

我的三位老师

摘要:人不是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,人是需要学习,从读书中汲取知识营养才能成长为一个有力量的文明人。

陈毅艺

人不是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,人是需要学习,从读书中汲取知识营养才能成长为一个有力量的文明人。正如圣贤说的,读书学习不是为了享乐人生,而是为了完善人生。那么每个经历学习、读书的人,就一定离不开人生的第一个文明引路人——老师。

我的小学老师林日蔚,中学老师张万里、黄万宁,仨人都是语文老师,为人师表各有特色,各有精彩,都是影响我大半生,回忆中永远挥之不去的恩师级人物。

先说说小学老师林日蔚,因其身高近一米八,故外号“高佬林”。林老师是电白水东三小高年级语文老师,可说我也许是那个年代唯一斗胆敢伸手向老师借钱买小说、买连环画的学生。说起林老师,得唠唠我们学校的位置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水东三小地处县城最繁华的正街(澄波街),那里一溜烟紧挨着烟糖果菜、百货五金、纱布日杂与新华书店,可谓商业中心。三小与书店只隔三个门市。作为县城唯一的书店,三小的学生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上学前放学后常去那“蹭”书看。我自小爱看书更爱买书,但在全国上下人人一穷二白的情形下,大人开销尚且捉襟见肘,何况小孩哪来钱买书呢?虽说七十年代初的连环画每本定价五六分,长篇小说也是三两角,但我也无能为力,只好斗胆向林老师借钱。因为师生关系好,每次有借有还,他知我喜欢买课外文学书籍阅读,也就挺乐意的。那,我又上哪找钱还给老师呢?这就有故事了。

在那“备战备荒”的年代,粮食是统购统销的紧俏商品。城里非农业户口人有粮本,大人小孩的口粮是按定量供应的。因父母工作忙,我放学回家首要任务是先煮好饭,等大人回来再做菜。故我每天煮饭前都要从米缸里抓一把米藏起来……当大米攒有一两斤时,等墟日一到再偷偷用书包装去菜市场卖给“三种人”(阉鸡、补锅、剃头佬),因为对方是农业人口,在城里粮店是凭粮票买米的,所以他们只能私下和别人交易,四五角钱买一斤大米。父母发现家中大米每月都不够吃,又查不出原因,只好在米缸上做个盖子将米“锁”住,每顿饭提前将米量好盛好放在盖上。对米做不了手脚也就断了“财”路,只好下海滩围码头打转捡点烂麻绳、烂船钉或去机械厂、汽车站逛逛,看看能不能拾些遗留的破铜烂铁,卖给收废品的换钱还给老师。这就是当年我向先生借钱买书,再偷米还钱的读书故事。

1972年升读水东中学后,我经历了两位语文老师,先说张老师,他虽身高不足一米六,但个子不高才学高。其上课和风细雨,深入浅出,解读幽默,善于与学生交流,是那种对学生鼓励多批评少的老师。他对我总是“另眼相看”,常当堂表扬我的作文。有天他唤我到其宿舍,神秘兮兮赠送一部厚厚的繁体字老版《鲁迅全集》给我。近五十年了,书还在。

黄老师,是个极具个性色彩的人。凡他来上课,班里的气氛就会骤然紧张起来,再捣蛋的顽皮生也会夹起“尾巴”认真听课。他夏天上课,有时穿背衫,有时打赤膀,古铜肤色膘肥体壮。他上课有时一手抓课文在课堂上游走,一手抓镶边残破脱线的蒲扇,边扇风边诵读,抑扬顿挫。有时他把蒲扇把子插在粗脖子后的背衫里,那半秃脑门下圆睁双目四处张望,瞅哪个不专心听课或有小动作的学生,他假装看不见移步过去再冷不丁抽出蒲扇兜头兜脸拍打过去!他是比较另类严厉不苛言笑的老师,但对我这名好学却又淘气的学生“网开一面”。上课时他少当堂教训我,但下课后常常罚我为他圈养的几只生蛋老母鸡铲扫鸡屎,清洗鸡笼。他则叉腰一旁,语重心长诲我不倦。

三位恩师如今年过八十,已是耄耋之年。林老师、张老师还健在,我回老家水东偶尔还相约饮茶叙旧。黄老师八十年代末调回老家佛山任教,据说晚年中风幸得妻女悉心照料。

如今,先生的学生也退休了,但老师还在,学生当不敢自弃,不好好活着都无颜再见老师。

教师节虽已过去月余,在此还是想送上祝福,祝福坚守三尺教坛及已荣休的老师们身体健康!生活幸福!

报料热线:13828680359 ; 投稿邮箱:6638658@163.com

返回首页 | 荣耀棋牌,棋牌评测,10元可提现的棋牌: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茂名日报社(www.mm111.net )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广告业务咨询:13828687866 地址: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  网站备案号:粤B2-20040638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 网站举报电话:00668-2963903